> 军情聚焦 > 国际军情 > 朝战美军虐杀中朝战俘照片:剥衣侮辱女兵(7)

朝战美军虐杀中朝战俘照片:剥衣侮辱女兵(7)

  原先,对被调查者说,我们是要为这些当过随军妓女的妇女平反昭雪的。结果,效果十分不好,后来我们才明白,我们自认为是在为这些妇女做一件好事,实际上,她们把这些事实当作梅毒般隐藏得很深很深。我们则像梅毒携带者似地,不论走到那里,都使人们退避三舍。

  但我面前这位耳不聋、眼不盲的老人,当我再次重申不拍他照片后,又接着我们把摄影机装进箱里,才不紧不慢,毫无表情地回顾起来。

  他是当时女俘们悲惨处境的唯一目击者,这处地狱般的景像甚至在他的一生烙下了深刻烙印:其实,我是不乐意说的。不知怎么的,自从我拒绝了他的要求,这几天老做梦,总梦见当年那些女兵,她们披头散发地朝我奔来,好像对我很生气。

  我让人占了一卦,他说要积德,马上做些积德事,还说有冤气弥漫挡住紫微星,要我赶紧帮助他人申冤,否则,可能灾降后代,我就一个孙子,这样,我来了。

  这件事,父亲知道,我一直没敢说:我在年青时干这点糊涂事,给美国人干过事,那时年少不懂事,而现在彻底知道自己确实是当了卖国贼。

  能活到今天,也多亏了现在退休的一位军人,当年抗美时,我把他从死人堆里背出来,他给了我一块刻有他名字的护身符,让以后有事找他。

  美国人走后,我有一天打听到他来视察,便拿着护身符冲上去。

  跑题了,人老了,一说就抓不住中心。我们是说,那片森林里关於女兵的事。

 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?有一天,三个美国兵开着车,突然闯到我家,要我父亲带上药和他们走。

  我家祖上是伺候朝廷的御医,我的父亲在这一带是专门治妇女病和不能说的性病的名医,我父亲问,什么时候走,他们说现在走。我父亲怕回不来,便要我也跟着去。美国鬼子不让我去,我父亲说,有的药?有我会制作,他们这才让我去。

  我们被带到一座大桥边上,这里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,戒备森严,任何过路人都要进行周身检查。当我们穿过层层岗哨和警卫后,来到了两排新搭的房子中间。这两排房子搭得很奇怪,和我们常住的房子不一样,两排房子是门对门盖的,中间有三米宽的通道,可以相互遥望,两排房子没窗户,猛一看好像是仓库。要不是邻近的横上搭着一些衣服,你可能认为自己到了集中营和拘留所。

  这两排房子外面被铁丝网密密封锁着,不时有游动哨来回走动,而且还有人牵着狼狗来回巡逻。看来这是一个军事要地,也可能是个仓库。

  我们被带进一间大大的房子,一个叫尼克的当官的用标准的越南语和我父亲说:“我们请你来给一些人检查性病,这是军事秘密,你要泄露出去,我们就把你的全家都处死。”

热门图文

社会贴图

最新图文

社会万象

军事新闻

猎奇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