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军事历史 > 名将传奇 > 林彪如何统辖四野诸将领:任用亲信 玩权术

林彪如何统辖四野诸将领:任用亲信 玩权术



    夕阳如血,大如轮。
    狼烟未熄,枪声零落,红旗已经飘上围场上空。这是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攻打隆化。
    踩着黄沙、衰草和齿状的钢铁碎片,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程子华同热河省军区司令员段苏权,漫步走来。长征时,这两位将领一个手负伤,一个脚负伤,被人玩笑为“手足之情。”
    “仗越打越大,地方部队要不断转入野战军。”程子华瓮声瓮气说:“热河另组织一个野战司令部,黄永胜当司令,你去当政委。”
    段苏权脚步聚停,迅速瞄了一眼程子华。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行。”段苏权摇头。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行?”
    段苏权张了张嘴,没说出话。
    一尊日本山炮,炮口对着如血如轮的夕阳,象要将它轰落,却又一声不响。“孤山未能全歼敌人,隆化伤亡大,没有攻进隆化城。看来黄永胜也不是永胜。”程子华笑笑,“他喜欢甩手当家,你喜欢事事亲躬,我看你们正好配对。”
    “……我不会打牌,”段苏权吭哧,“也不会玩……”“要打仗,不是要玩牌。”“我了解永胜……缺一样不好搭档。”段苏权从鼻子里喃喃:“再说……”“说呀,你就是不痛快。”“他是击鼓冲锋,鸣金玩妓。”“噢?”程子华叫了一嗓。
    段苏权憨然一笑,不再言声。“噢,”程子华忽有所悟,“击鼓进兵,鸣金收兵。你不怕打仗,就怕不打仗?”“不打仗,他要是玩女人我管得了?”“嗯,嗯,”程子华不住地捏下巴,“林总不吃不喝不吸烟也不玩,我不信他就能容得……”话没讲完,程子华转了口:“那就再说吧。”
    铁的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,林彪率领的“四野”执行得比铁还硬,比钢还强。尤以第七项注意“不调戏妇女”执行得严厉,不慎出格就要拿命抵。立过大功的一位战斗英雄不慎出格,谁说情也不行,枪毙。
    一名基层干部与女房东通奸,虽是双方情愿,又有全村百姓求情,还是拖走毙掉。三名战士想强奸一个女人,尽管那女人是留用的日本人,尽管未遂,尽管三名战士都不满十八岁,仍然不能幸免,统统拉出去枪毙。
    “要决战东北呢,我救不了他们。”林彪脸色苍白,沙哑着嗓子对几名高级将领说:“不开活口,再遇这种事,少数意志薄弱者有贼心也没贼胆儿;开了活口,我们就会失去群众失去战斗力。我们就会失去胜利失去东北。”
    程子华在院子里散步,他散步有时要摇晃肩膀,摇晃双臂,摇晃整个身体,这是运动。他脑子也在运动,嘴里偶尔念念有词。下午要见林彪,跟林彪说事不能有废话,所以要准备。
    他已经见过三次林彪了,就为了坚持一个意见,给八纵换将,推荐段苏权替代黄永胜任司令员。第一次见林彪,他说:“黄永胜整天打牌跳舞,不干工作。”林彪说:“辽西三战三捷,八纵从地方部队上来不久,黄永胜当司令,半个月歼敌1万6千多人,打得不错。”
第二次见林彪,他说:“黄永胜太霸道,什么都得他说了算。可部队里许多具体工作他又不管,他又要说了算,不许别人管……”林彪说:“不要搞山头,要团结,要能容人。无'度'不丈夫;不是毒,是度量。”
    第三次见林彪,他不得不说出不愿说的话:“黄永胜在生活作风上实在糟糕,用林总的话讲,他是有'贼心'也有'贼胆儿',影响很不好……”他举了例子。林彪平平静静地听完,平平静静地说:“楚汉相争的时候,有个故事。刘邦问韩信:'我能将多少兵?'韩信说:'最多十万。'刘邦又问:'那么你能将多少兵?'韩信说:'多多益善。'刘邦没有发火,反而笑了,说'你既然这么大本事,怎么被我捉来阶下,供我驱使了?'韩信不慌不忙说:'陛下不善将兵,却比韩信善于将将呢,所以我被捉到了阶下……'”程子华半响无言。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”林彪用这句话送走了程子华。
林彪面无表情地在屋里踱步,一边听程子华谈意见。知情人都奇怪,林彪见了他喜爱的将领和老部下,总是没什么说;对他不喜欢的将领,反而再忙也要耐着性子听完意见。
    上午,秘书见林彪精神很好,进来报告:“黄永胜来了,要跟林总汇报。”林彪目光不离军用地图,摆摆手:“告诉他,我要睡觉。”下午,秘书见林彪精神不好,满面疲惫,小声报告:“程子华又来了,跟他说你休息了?”林彪目光离开军用地图,两手搓搓脸说:“叫他来,我精神还好。”据“四野”一些老人讲,部队日常管理教育都是罗荣桓负责,林彪不大管,林彪只是一门心思琢磨打仗。他很少与干部谈话,只有冀察热辽的干部例外。
    因为他对冀察热辽分局及军区有意见,对其领导人也有意见,他们对东北的许多看法不一致。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:“意见不一致才要多听。”“永胜同志确有不少长处。”程子华尽量客观地说看法:“善于捕捉战机,强毅果敢过人,会打巧仗也能咬牙打硬仗,六次负伤,足够顽强。”他停顿片刻,望林彪。林彪静气过人,听见和没听见一个样,脚步一直是匀速运动。“但他有个要命的短处:贪享乐好斗狠。他喜欢以己之长凌人,不喜欢别人触其短处。发展下去,对党、对军队、对他个人,我怕都会不利。”林彪继续踱他的步。“苏权同志的特点是忠诚老实,原则性强,组织纪律性强,从不胡来。”林彪还是踱他的步。程子华看不出态度,只好讲下去:“他和永胜恰恰相反,凡事谦以待人,谨言慎行。但也能打仗,长征时就是师政委;红军时期、抗战时期都打过漂亮仗。军事工作、政治工作、地方工作都搞过,比较全面。”“讲这么多就不叫特点。”林彪立住脚,终于说话了:“讲特点只能讲一个。”“这个……”程子华沉吟再三,“忍辱负重。”“根据呢?”林彪重新踱步。“任弼时同志讲的。”林彪不语,还是匀速踱步。“长征时,他任独立师政委,负重伤被留下,沦为乞丐。靠讨饭活下来,又找回部队。受审查没怨言,职务安排低了没怨言……”“他自己对来八纵是什么态度?”林彪在桌子对面坐下,这是接近表态了。“他……”程子华略显尴尬,只能实话实说:“不大愿意。”林彪认真看一眼程子华,极轻微地点点头:“好吧,我和荣桓同志谈一下。”
高级军事会议要开始了,黄永胜仍然留在林彪房间,胸脯扇个不停。“程子华、李运昌他们搞鬼,安插人!”黄永胜见没了别人,咬着牙根发泄,“段苏权是冀察热辽的人!”林彪平平淡淡地说:“苏权同志来谈过了,他不想去八纵。”“他是装样子!”“他说他对冀热察比较熟悉,那里条件也艰苦,他的长处是能吃苦,想留在那里干。”黄永胜怔怔地睁大眼睛,半天没有眨。林彪起身朝外走:“就这么定了,给你另安排。”“段苏权替我当司令,”黄永胜跟在林彪身后走,余愤难消:“我打的仗他替得了吗?”林彪在门口回头:“他打的仗你替得了吗?”黄永胜又是一怔。
    从井冈山打到东北,林彪从来没说过什么仗他打不了;他也从来不曾在战场上给林彪丢脸。“你能忍辱负重吗?”林彪再问一句,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热门图文

社会贴图

最新图文

社会万象

军事新闻

猎奇天下